真香!桂林营盘“军嫂菜系”烹出家的味道(组

来源:http://www.vokesadare.com 作者:应用案例 人气:121 发布时间:2020-04-15
摘要:桂林营盘:“军嫂菜系”烹出家的味道 ■解放军报记者 陈典宏 卫雨檬 通讯员 黄远利 嫂子们来队,新兵营的年夜饭吃出了家的味道。祁鹏飞摄 嫂子们来队,新兵营的年夜饭吃出了家的

  桂林营盘:“军嫂菜系”烹出家的味道

图片 1

  ■解放军报记者 陈典宏 卫雨檬 通讯员 黄远利

嫂子们来队,新兵营的年夜饭吃出了家的味道。祁鹏飞摄

图片 2

图片 3

  嫂子们来队,新兵营的年夜饭吃出了家的味道。祁鹏飞摄

春节期间,军嫂来到炊事班帮厨。赵 喆摄

  大年三十,离年夜饭上桌不到一个小时,第75集团军某合成旅警卫勤务连炊事班里,正紧张地上演着一曲欢快的锅碗瓢盆“交响曲”。

图片 4

  呼呼蹿起的火苗,映红了军嫂陈晓霞的脸庞。她正挥动胳膊,犹如一个指挥家般娴熟地翻炒着一锅猪血丸子。

合成一营上士单登杰和妻子华婷一起吃年夜饭。秦 泉摄

  青翠欲滴的香菜和蒜苗,飘洒进锅里,伴着黄里带白的鸡蛋和红通通的辣椒,不住翻滚,香气一下子四散开来……

没有哪一家饭桌上的年夜饭,能汇集如此多的菜系,它们有一个独特的名字叫“军嫂菜系”。来自天南地北的军嫂,带来天南地北的菜肴,构成了第75集团军某合成旅独一无二的年夜饭“菜单”——

  “嫂子,什么菜?真香!”

大年三十,离年夜饭上桌不到一个小时,第75集团军某合成旅警卫勤务连炊事班里,正紧张地上演着一曲欢快的锅碗瓢盆“交响曲”。

  “这辣椒味浓的,是我们家乡的菜吧!”

呼呼蹿起的火苗,映红了军嫂陈晓霞的脸庞。她正挥动胳膊,犹如一个指挥家般娴熟地翻炒着一锅猪血丸子。

  闻香而至的战士们,七嘴八舌地“恭维”着嫂子。

青翠欲滴的香菜和蒜苗,飘洒进锅里,伴着黄里带白的鸡蛋和红通通的辣椒,不住翻滚,香气一下子四散开来……

  “爆炒猪血丸子,我们湖南邵阳的一道名菜!”抹了抹满是汗的额头,陈晓霞开心地笑了。

“嫂子,什么菜?真香!”

  战士们不知道,陈晓霞在几个小时前才刚刚抵达军营,她是全旅最后一名来队过年的军嫂。独自带着孩子历经35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她只为和丈夫李立斌一起吃顿团圆饭。

“这辣椒味浓的,是我们家乡的菜吧!”

  和陈晓霞一样,全旅还有来自天南地北的247名军嫂,逆着熙熙攘攘归乡的人流,来到军营过年,献上自己拿手的家乡菜。

闻香而至的战士们,七嘴八舌地“恭维”着嫂子。

  248名军嫂,248个家,248道菜。没有哪一家饭桌上的年夜饭,能汇集这么多种类的菜系——来自天南地北的军嫂,带来天南地北的菜肴,构成了这顿独一无二的年夜饭“菜单”。于是,它们有一个独特的名字,叫“军嫂菜系”。

“爆炒猪血丸子,我们湖南邵阳的一道名菜!”抹了抹满是汗的额头,陈晓霞开心地笑了。

  一个军嫂一个家,一个口味一个菜。这顿年夜饭,军嫂们烹出了家的味道……

战士们不知道,陈晓霞在几个小时前才刚刚抵达军营,她是全旅最后一名来队过年的军嫂。独自带着孩子历经35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她只为和丈夫李立斌一起吃顿团圆饭。

1 2 3 4 共4页

和陈晓霞一样,全旅还有来自天南地北的247名军嫂,逆着熙熙攘攘归乡的人流,来到军营过年,献上自己拿手的家乡菜。

248名军嫂,248个家,248道菜。没有哪一家饭桌上的年夜饭,能汇集这么多种类的菜系——来自天南地北的军嫂,带来天南地北的菜肴,构成了这顿独一无二的年夜饭“菜单”。于是,它们有一个独特的名字,叫“军嫂菜系”。

一个军嫂一个家,一个口味一个菜。这顿年夜饭,军嫂们烹出了家的味道……

甜中带咸的糖醋排骨,让他们热泪盈眶

湖南的一碗香、东北的小鸡炖蘑菇、四川的毛血旺、山西的过油肉……合成一营火力连年夜饭的饭桌上,几道出自军嫂之手的菜肴,汇集了全国各地“最家乡”的美食,让官兵们垂涎欲滴。

上士单登杰的面前摆着一道诱人的糖醋排骨,熟悉的香味让他百感交集,这是妻子华婷特意准备的新春“礼物”。

从小在太湖边长大的单登杰,酷爱吃糖醋排骨,每次休假回家,一天不吃都惦记。两人已经大半年没见过面了,这次来队,华婷想通过亲手做的这道菜,给丈夫一个惊喜。

年三十下午,她悄然来到炊事班,开始准备需要的食材。在家时,她一个人不知做过多少遍糖醋排骨,步骤早已烂熟于心。

烧油、爆姜、煸炒,猪小排的表面变得金黄微焦,此时,华婷依次往锅里加入一勺料酒、两勺酱油、三勺米醋、四勺白糖……就像走队列喊的“一二三四”一样,军嫂烧起菜来也是行云流水一般。

不多时,一盘汁香满溢的糖醋排骨摆上了桌,成为“军嫂菜系”中的骄傲一员。

年夜饭就要开始了。单登杰刚刚走进食堂,还没落座,目光就被牢牢吸引。桌上摆满的各色菜肴里,他只看得见这一道。

“尝尝我的手艺,看有没有进步。”终于可以开动了。这盘油亮亮、香喷喷的糖醋排骨,单登杰已期待了太久。难掩欣喜和激动,他根本顾不上烫,夹了一大块就往嘴里放。

“嫂子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咱单班长真是好福气啊!”看着大家狼吞虎咽的样子,华婷心里很甜。这道菜她做了太多次,这个场景她也想了太多次。丈夫此刻满足的神情,和以往每一次吃糖醋排骨的样子重合起来,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

“班长,敬嫂子一个!”

“班长,来一个……”

饭桌上,战士们大声起着哄。有点脸红的单登杰,马上举手做投降状。

单登杰郑重地端起一杯饮料,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敬爱人:“老婆,跟着我,你受苦了……”华婷一下子愣住了,瞬间红了眼眶,赶紧转过头。

爱哭的妻子已经很久没在自己面前哭过了。一向大大咧咧的单登杰知道,部队移防这一年多时间,营盘在变,自己背后站着的这个女人也在变,变得更加坚韧,更加坚强。

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华婷是独生女,多愁善感。两人谈恋爱时,单登杰都不敢放开嗓门讲话,生怕把她的眼泪“凶”出来。

结婚4年,两人好不容易在部队驻地稳定下来,买了房还没住进去,10个月后又成了“牛郎织女”。

单登杰随部队移防那天,华婷躲在没人的地方,哭了半天。丈夫离开不久,她回到了老家浙江义乌,不久便发现自己怀孕了。

挺着大肚子坐公交车,被3个小偷盯上划破口袋;孩子刚出生3个月吵百天,熬得差点产后抑郁;孩子生病住院,一个人抱着孩子楼上楼下检查拿药……柔弱的她,夜深人静时,一个人不知哭过多少次!“很多时候,哭一哭也就过去了,哭反而才最管用。”

糖醋排骨是她和单登杰都喜欢吃的菜。每当她在家做这道菜,就会忍不住想起丈夫,眼泪也会一滴一滴落下来。一盘本该酸甜可口的菜,华婷嚼在嘴里却是甜中带咸。

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应用案例,转载请注明出处:真香!桂林营盘“军嫂菜系”烹出家的味道(组

关键词:

上一篇:中船重工:把民用“副业”做出特色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