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法国右转舵,恐怖袭击的副产品?

来源:http://www.vokesadare.com 作者:新闻中心 人气:106 发布时间:2019-09-16
摘要:一场连环恐袭,让巴黎陷入迷惘中。即便是宏大的全球气候变化大会,也无法让劫后的巴黎和法国恢复自信和元气。对此,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西蒙-库柏将此形容为“坚强背后的

一场连环恐袭,让巴黎陷入迷惘中。即便是宏大的全球气候变化大会,也无法让劫后的巴黎和法国恢复自信和元气。对此,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西蒙-库柏将此形容为“坚强背后的恐惧与焦虑”。

社会民生和政治生活是密不可分的。这种恐惧和焦虑在地方选举中充分显示出来。马琳-勒庞领导的反移民政党国民阵线,在法国13个大区中有6个大区获得领先优势,得票率超过30%。前总统萨科齐率领的中右政党获得在4个大区领先,全国得票率为27.4%。法国总统奥朗德领导的社会党及其左翼盟友仅在3个大区领先,得票率仅为22.7%。虽然不是最终结果,但是执政党形势不妙--这是巴黎连环恐袭后的政治测验。显然,奥朗德和他的左翼联盟似乎不合格。

从目前的态势看,法国右转舵似成定论。这是恐怖袭击的副产品,还是其他因素所致?内中原因值得探究。由于勒庞盯住了2017年总统大选,奥朗德继续加倍努力,获得法国民众的信任,才能阻止法兰西这艘大船右转舵的风险。

世界政治史的铁律是,一旦社会危机或经济危机来临,政党政治就面临着激烈的博弈。极端右翼也就有了庞大的民意支持,从而获得夺取政权的契机。但是,这种民意是非理性的,极端右翼政权也是极其危险和具有破坏性的。

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危机有经济方面的因素,主权债务危机的后遗症尚未完全消弭,但更主要的是社会层面。整个欧洲遭遇战后最严峻的移民危机,不是欧洲内部的问题,而是来自中东北非的移民涌入。从叙利亚到利比亚,成千上万的难民源源不断地渴望进入欧洲福地。原因是:中东地区混乱不已,除了政局动荡,还有恐怖主义的滋扰;欧洲是自由之所、幸福之地--关键是欧洲和中东北非地缘相近,且欧洲有吸纳这两个地区移民的传统。如此以来,欧洲接纳中东和北非的难民就成为天经地义。不仅世界这么看,欧洲自己也这样认为。

因而,当希腊和东欧国家从海陆两个方向阻截难民潮时,欧洲和世界的舆论似乎都站在难民一方。尤其是一个叙利亚男孩浮尸海上时,全世界的批评激活了欧洲接纳更多难民的道德勇气。从欧盟理事会到德法两强,他们主导制定了难民配额的政策。直到巴黎恐袭发生之前,这种移民定额政策都被认为是绝对正确,并且倒逼大西洋对岸的美国要向欧洲的移民政策学习。至于排斥定额政策的东欧国家,不仅在欧洲而且在全球成为舆论鞭挞的负面典型。

然而巴黎恐怖袭击彻底改变了一切。欧洲绝对正确的移民配额政策,不仅引起了法国和德国舆论和民意的怀疑,东欧国家似乎挺直腰杆在证明自己不执行不配额政策的正确。一切都反转过来,极右翼的国民阵线,获得民意追捧,也充分体现了法国民众对法国温和移民路线的反对。这一切,都是巴黎恐怖袭击所致。

看上去像一场讽刺。反对伊斯兰移民、欧盟、自由资本主义和欧洲主流政治生态的右翼民粹政党,却借助极端伊斯兰分子制造的恐怖袭击,获得选举“红利”。法国如此,其他欧洲国家也是这样。英国,这个欧盟的主要国家,则以政府主导的方式,一直尝试着退出欧盟的努力。

法国右转舵,对奥朗德领导的左翼阵营是严峻挑战。离2017年大选,他的时间并不多,当务之急是获得法国民众的重新信任,通过理性的宪政民主之力战胜勒庞的右翼民粹主义。

奥朗德似乎走出了正确一步。在叙利亚三心二意且阵营分明的反恐联盟中,他选择了和俄罗斯并肩战斗,向IS发起了猛烈打击。紧随其后的是英国和德国,也加入了对IS的空中打击。欧洲“三剑客”的协同行动,以及法国和俄罗斯的配合,改善了中东地区沉闷乏力的反恐格局。加之美国南加州枪击案被定义为恐怖袭击之后,美国在中东的反恐战略也会有一定的改变。如果美国、欧洲、俄罗斯和海湾国家貌合神离的反恐联盟齐心协力,剿灭IS并非难事。

如果说恐怖袭击的副产品是法国右转舵,打击IS的成果将会扭转法国政局走向。变副产品为正能量,不仅是法国奥朗德政府的责任,整个欧洲都面临着抵制右翼民粹政党“夺权”的挑战。

是时候该做些什么了。勒庞的崛起是对奥朗德的棒喝,也是对欧盟的警示。

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张敬伟:法国右转舵,恐怖袭击的副产品?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