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琛:右翼崛起,“法德轴心”前景难测,欧

来源:http://www.vokesadare.com 作者:新闻中心 人气:163 发布时间:2019-09-16
摘要:中国欧洲研究学界的老前辈伍贻康教授近日在澎湃新闻发表了《在“反全球化”声浪下,欧元会消失、欧盟会走向奔溃解体吗?》一文。文章认为,随着欧盟成员国的不断扩大,原本的

中国欧洲研究学界的老前辈伍贻康教授近日在澎湃新闻发表了《在“反全球化”声浪下,欧元会消失、欧盟会走向奔溃解体吗?》一文。文章认为,随着欧盟成员国的不断扩大,原本的理想主义逐渐被实用主义所取代,欧洲尤其是欧盟需要被重新定义。此外,应该分清欧盟和欧洲一体化的差异,即欧盟只是欧洲一体化的一种途径和实验,应当允许其有所成就,也能容忍其出现失误。最后,文章对于欧盟的未来充满信心,认为欧盟不会解体,欧元也不会消失,欧洲一体化肯定会在经历艰难险阻之后继续朝前迈进。

伍教授的文章视角非常宏大,对于欧盟的历史和现状都有着深刻理解。作为晚辈,笔者同意文章的许多论述和观点。但同时,笔者也有一些对于欧盟的观察和思考,希望能够同大家探讨。

欧美大选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

笔者非常认同伍教授的结论,即欧盟不会解体,欧元也不会消失。但是,伍教授认为的“今后二三年甚至三五年”是否足够欧盟度过困难期?相比于伍教授,笔者对于欧盟的前景更加审慎乐观。这其中包含几个原因。

第一,美国大选。特朗普将于2017年1月就任美国总统,任期至2021年。由于特朗普对于自由贸易的反对,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已经几乎胎死腹中,而美国和欧盟正在进行谈判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定”也面临十分严峻的考验,几乎不可能在短期内达成谈判结果,即使达成协定,其对于欧盟的经济促进作用成效几何,仍然有待观望。

特朗普对于美国全球战略的考量,也趋向于关注美国本土事务和地区热点问题,不再刻意追求全球性霸权,对于原本的盟友如北约各国、日本、韩国等,在安全事务上均表现出较为冷淡的态度,甚至一度要求日本和韩国向美国支付“保护费”。因而,特朗普担任总统后,其安全政策和经济政策都不会太有利于欧盟。而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这一影响将持续到2025年。

第二,2017年欧盟各国大选。明年对于欧盟许多成员国来说都将迎来大选,包括德国和法国这样的重量级成员国,也包括了一些十分发达的经济体例如荷兰。在这些国家虽然早已出现了各种右翼和极右翼政党,但其对于大选的影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大。德国的“另一种选择党”、法国由勒庞领导的的“国民阵线”、荷兰极右翼政客威尔德斯领衔的“自由党”都已经开始为大选进行准备。

根据初步的民调结果,这些政党将在明年的选举中获得远超上一次选举时所获得的选票数量,其领导人甚至有可能冲击总统、总理或首相大位。欧洲右翼势力的崛起和受欢迎程度绝不应被低估。一旦右翼势力在明年的大选中获得一定成功,那将势必引发更多居民和难民之间、左派和右派之间以及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矛盾,将直接影响到欧盟各国的社会稳定和欧盟内部应对难民和移民问题的协调一致,并且这种情况将至少持续四到五年。

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地缘政治挑战

第三,地缘政治挑战。这里的地缘政治挑战主要是指土耳其和俄罗斯。上周,欧洲议会通过非强制性决议,建议欧盟委员会终止与土耳其就其加入欧盟所进行的谈判,同时,还通过了对俄罗斯新闻媒体在欧盟境内的禁令建议,认为俄罗斯部分媒体在欧盟国家以及周边国家如乌克兰等,蓄意散布谣言,破坏欧洲一体化进程。

自从乌克兰危机以来,欧盟和俄罗斯的关系就已经长期陷于低谷。笔者曾与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就欧俄关系问题进行过深入交流,他非常坦率地表示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处理欧盟和俄罗斯及乌克兰关系的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是欧盟为数不多的能够得到多方信任的领导人。

但是,默克尔明年将迎来大选的考验,即便第三次连任成功,也要面对一个棘手问题,即她是否依然能够得到其他欧盟成员国的信任去处理这一问题,欧盟是否还能够在同俄罗斯的关系上统一发声?

如果长期同俄罗斯保持如今的紧张关系,那对于欧盟来说,无论是经济、能源还是安全领域,都难以得到保障,尤其是波罗的海沿岸和东欧成员国。在一种动荡不安的气氛中,欧盟很难静下心来进行内部治理改革。

至于土耳其,也让欧盟感到头疼。一方面欧盟需要土耳其的协助,将难民限制于土耳其境内,另一方面,欧盟又不得不给予土耳其相应的待遇作为回报。但目前看来,由于埃尔多安在处理政变未遂事件后的种种措施,让不少欧盟国家都极力反对继续同土耳其进行入欧谈判,甚至希望对土耳其进行制裁。随之而来的代价可能是高昂的,欧盟将面对可能继续从土耳其涌入欧盟境内的难民。

“法德轴心”是否还能维持?

第四,内部治理改革。欧盟内部目前存在广泛共识,即布鲁塞尔需要对欧盟的治理结构进行调整。但这一调整的方向是朝着“去中心化”还是集权化发展,各国看法不一。更为重要的是,欧盟曾经的核心支柱“法德轴心”在明年两国大选之后是否依然可以保持?一旦法德两国领导人在欧盟治理改革上产生重大分歧,势必导致欧盟改革无法顺利推行,这将引起更多成员国的不满。

而除了政治层面的改革,财政和货币领域的改革也迫在眉睫。欧元区国家虽然使用统一货币,但各国的财政政策各自为战,从未协调一致,这导致了此前欧洲经济危机的爆发。尽管目前欧洲多国经济在缓慢复苏,但是分离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并没有解决根本性问题,未来依然可能由于国际经济局势的影响,再一次爆发危机。目前,欧盟领导层以及欧洲央行都没有拿出令人信服的解决方案,而一旦有欧元区国家因为领导人换届或经济危机而放弃欧元,其对欧盟造成的创伤可能不亚于英国脱欧。

有鉴于此,笔者对于欧盟的未来持较为审慎乐观的态度。欧盟领导人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本届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上任时曾说,他可能会领导史上最好的欧盟委员会,也可能领导史上最后的欧盟委员会,这无疑给欧盟的前途敲响了警钟。

目前,欧盟和各成员国在应对许多问题时依然束手无策或陷于纠结,但这并不能说明欧盟的前景就一片黯淡。正如欧盟的创立者之一、法国前外长舒曼所说,欧洲一体化前行的道路上,将会布满荆棘,但每一次挫折和危机都将带来欧洲一体化更加深入发展的机会。我们在审慎乐观的同时,不妨也期待欧盟能够给我们带来惊喜。

(作者为日内瓦大学和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文章转自澎湃)

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士琛:右翼崛起,“法德轴心”前景难测,欧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