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贻康:“反全球化”声浪下,欧盟会解体吗?

来源:http://www.vokesadare.com 作者:新闻中心 人气:105 发布时间:2019-09-16
摘要:全球化、一体化植根于社会经济政治发展的培育推动,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也是现实的写照;它们的孕育生成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大方向。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相辅相成,是当

全球化、一体化植根于社会经济政治发展的培育推动,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也是现实的写照;它们的孕育生成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大方向。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相辅相成,是当代世界历史潮流中最具时代特征、最有代表性的时代标志。与一切发展规律具有的特征和表现一样,全球化、一体化有高潮和低潮,有速展和停滞,甚至有逆反和倒退。对于近几年来逆反全球化、逆反一体化的现象不应惊慌失措,更不必悲观而无所适从。

作为区域一体化的先行者、引领着和示范者,欧洲一体化目前出现严重问题,欧洲一体化的载体和典范实体欧洲联盟,近几年里多重危机频繁叠加,陷于其有史以来最为险恶的动荡和混乱。在这里,我侧重从欧盟一体化本身来查找病因源头,深刻反思,激浊扬清,寻求出路,展望未来。

重新认识欧洲和定义欧洲

当前欧洲呈现一派衰败景象:经济低迷,社会分裂,政治混乱;欧盟机构缺乏公信力,凝聚力日益松散,不少成员国同床异梦,协调机制难有成效。

欧洲一体化六十多年历程从起步、成长到深化扩大,创始者的和平、繁荣和安全理想追求,除安全外基本完成。当今欧洲内外形势和力量格局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已大不相同,也同八九十年代一体化高潮时绝然不同。时过境迁,今非昔比,今日之欧洲已和原来欧洲大不一样了。

目前,欧盟28国政治、经济、社会、意识形态差异不断在扩大中,成员国对一体化的追求日益分化和异化。从英国入盟开始,更不要说中东欧国家的加盟,几乎所有后进的成员国入盟动机更多是搭便车,实用主义取代理想主义,争取本国利益最大化,着眼索取均分一体化红利,逃避承担义务,担当责任,做出贡献。很多成员国对待欧洲一体化的态度,缺乏原有的理想信念的追求,更多是把自身国家利益得失摆放在一体化联合宗旨上;遇上危机,更是斤斤计较,英国脱欧是最为突出最为典型的严重事例。

目前欧盟内部结构多元复杂,差异全面拉大。进入21世纪以来,欧洲和全世界政治和经济形势越来越险象环生,危机频发。欧盟现行体制机制已无法适应,更难应对纷至沓来的内外严峻挑战。欧盟正处在全球复杂多变形势下的重灾区,面临大转折、大变革、大调整的关键性阶段。为了维护、巩固和继续推进欧洲一体化,必须与时俱进,寻求新的动力。对于现有体制和机制,必须进行更新换代,大力整顿,修缮重构。

深刻反思欧盟一体化进程,重新规划欧洲

欧洲一体化是个漫长复杂的综合性系统性历史进程,它是多元、多样化、曲折反复渐进的过程。它有大方向,更有阶段性目标,这个漫长过程还看不到头,远未完成。欧洲一体化和欧洲联盟绝非一回事,不能够等同划一。欧盟只是欧洲一体化的载体和主要平台,是一种值得称道的探索实验,已取得划时代的具有历史意义的成就,当然也应允许试错。

通过欧盟目前暴露出的严重问题和缺陷,全面回顾、深刻反思。我认为欧盟在世纪之交冷战结束以来,在欧盟一体化深化和扩大方面,过分从战略思考出发,在战术部署过渡期落实的方面存在错误和失当。

冷战终结,苏联解体,中东欧面临欧美俄战略真空地带争夺问题。在北约先下手催逼下,欧盟在东扩上操之过急,步子过大,过渡步骤转升过快,忽视差异弥合及后续调整工作。在一体化总体协调上尚欠严格、细致和稳妥的工作,以致留下不少后遗症,导致东西欧新老成员国之间矛盾分歧日益增多和突出。

另一方面,货币一体化创设单一欧元方面,战略和政治考虑优先,部署又欠周全,缺陷明显。似有好大喜功,急于求成,欧元区跨步过大过快,机制运作欠周密。尤其财政一体化和政治一体化未能紧跟配套,以致一旦金融危机冲击和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后遗症缺陷迅速发酵。南北欧差异显着,致使银行业危机、财政危机连锁反应,导致欧洲经济低迷,危机难以解脱。

目前欧盟成员庞杂,几乎各个领域的成员国差距都在拉大,利益差异日益相左,使协调矛盾、解决难题、克服内外种种挑战越来越困难,共识难达,妥协难成,协议落实也受阻。成员国之间团结互助精神松弛,互信倒退,再国家化倾向抬头。原有决策协调机制频频失灵。“欧洲梦”已到了彻底反省,改弦更张的关键转折关头,必须重新规划调整欧盟一体化的理念宗旨,重新规划修补已拥有28个成员国的欧盟治理模式和架构,重新规划提高欧盟的决策体制和协调机制的效率,重新规划部署欧盟一体化的进程和未来。认真正视危机,一切从欧盟当前现实出发,循序渐进,弃旧图新,欧盟定能在浴火中重生。

欧盟将更新换代,欧洲一体化前程光明

环顾欧洲内外形势,今后二三年甚至三五年内,是欧盟一体化最为困难,最为关键的时期。欧盟危机还会拖延,不确定,不稳定将相伴而行。然而时代还在前进,灾难终将过去,欧盟不会走向崩溃解体,欧元不会消失,欧洲不可能再倒退回战前“小国寡民时代”那样民族国家林立的旧格局。不能忘记历史,欧洲一体化是欧洲国家长远和根本的共同利益之依托和必然,是欧洲和平的保障,也是全球化时代和世界多极化格局下欧洲得以生存发展和强大的唯一选择。基于历史惨痛教训,欧洲不走一体化道路就意味死亡,但欧盟也难成为欧洲联邦。

鉴往知来,展望欧洲未来,我相信,通过深刻反思和变革调整,突破代际鸿沟,在欧洲联盟框架下,奉行多元一体,以差异化、灵活、多速为指导原则,组成一个具有超国家职能特征,实行区域共同治理的紧密国家联盟。这是欧洲国家走欧洲一体化道路的当前最佳选择,也是欧洲和平、繁荣、安全和发展的必由之路。

(作者为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上海欧洲学会名誉会长。本文系作者在“欧洲移民危机与全球化困境:症结、趋势与反思”学术研讨会上的讲稿,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文章转自澎湃)

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伍贻康:“反全球化”声浪下,欧盟会解体吗?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