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新生:希腊的政治经济学

来源:http://www.vokesadare.com 作者:新闻中心 人气:61 发布时间:2019-09-16
摘要:明明知道公民投票的结果,还要一意孤行,举行公投,希腊总理不是脑子有问题,而是因为这个曾经发明了西方民主国家的总理深深地懂得希腊政治经济学。 希腊是一个深陷债务危机的

明明知道公民投票的结果,还要一意孤行,举行公投,希腊总理不是脑子有问题,而是因为这个曾经发明了西方民主国家的总理深深地懂得希腊政治经济学。

希腊是一个深陷债务危机的国家。近些年来,由于债务不断累积,希腊已经很难依靠自身的力量偿还债务。不过,现代国家制度的设计决定了一个结论——希腊永远不会破产。希腊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在于,试图通过加入欧元区享受到其他国家的福利,但是由于失去了货币的发行权,因此,债务危机发生之后,希腊政府无法通过货币贬值来减轻自己的债务负担。

对这一点希腊政府非常清楚,而其他欧元区国家也非常了解希腊的难处。希腊政府希望得到欧元区国家的帮助,而德国和法国则害怕希腊退出欧元区之后,出现骨牌效应。欧元区国家所有的政客都在玩弄边缘游戏。在这个过程中希腊政府显然处于相对弱势地位。面对其他国家政府首脑咄咄逼人的姿态,希腊总理不得不在国内寻求支持。

举行公投实际上是一次民意测验,同时也是一次政治压力的传导活动。公投会让更多的希腊公民充分意识到,希腊所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希腊自身的问题,同时也是外部压力问题。公投对于希腊政府寻求国内解决方案十分有利,对于希腊政府对外谈判更是非常有利。

可以这样说,希腊总理决定公投,实际上是摆脱危机的一着妙棋,是希腊政府从被动变为主动的一次主动出击。果不其然,希腊公投结果公布之后,德国、法国等一些国家不得不公开表态尊重希腊人民的选择。现在,德国和法国等一些欧元区国家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选择题,要么继续为希腊提供资金援助,要么让希腊退出欧元区。由于希腊退出欧元区是一个无法承受的代价,因此,德国、法国等一些欧元区国家不得不接受继续救助希腊政府的残酷事实。

对于希腊政府来说,面对公投的结果,可以长吁一口气。总理可以堂而皇之地推翻自己竞选时的承诺,更加从容地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事实上,虽然希腊政府提出的解决方案和前任政府并没有实质性的差别,都是通过紧缩银根,减少政府开支偿还债务,但是,希腊政府提出解决问题方案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希腊人感到吃惊,这不是因为他们自觉自愿的觉悟提高,而是因为他们充分意识到,如果不接受欧元区国家提出的拯救方案,那么,银行就会继续关门,他们的生活就会变得难以为继。

不恰当地说,现在的希腊债务危机已经到了“伤口化脓”的阶段,只有让伤口彻底腐烂,才有彻底治愈的可能。现在希腊人民平静地接受了政府提出的改革方案,尽管这样做他们的生活仍旧困难。但这是他们必须接受的结果。正如一些学者所指出的那样,这是希腊这个失去货币发行权的国家把国内经济问题外部化的必然选择。

笔者始终认为,民主不可能解决经济问题,但是,民主有时候可以缓解经济问题。如果只看到经济问题而没有看到政治问题,没有把经济和政治有机地联系在一起,那么,在分析问题的时候,就会盲人摸象。对于希腊人民来说,这场轰轰烈烈的公投运动,实际上也是一次公民教育运动,它促使所有希腊公民都必须认真反思自己所面对的残酷现实。如果不允许政府作出妥协和让步,那么,希腊将会没有任何出路。

反过来,如果作出承诺换取其他国家的经济援助,那么,希腊的经济还可以持续下去。现代民主确保每个人都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是,民主本身不会创造财富,甚至无法保护财富,民主只不过是提供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事实证明,在民主体制下即使发生大规模的经济危机,政府也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只要通过民主的方式寻求共识,哪怕只是多数人的共识,政府就可以修改经济政策,从而使国家走出困境。

对于希腊这个发达国家而言,主权债务危机并不会导致国家破产。希腊完全可以通过出售自己的资源,包括部分征税权来解决问题。历史上东亚一个国家曾经采取过类似这样的措施。只不过那个时候,这个国家不是一个民主的国家,因此,政府作出的选择并不代表多数人的意见,即使出卖了自己的主权,也没有保住自己的政权。

现代国家的基本含义就在于,主权属于人民,而政权属于政党,如果执政者不能争取到民意支持,保护国家的利益,那么,这样的政党必然会被人民所抛弃。只要主权掌握在人民的手中,那么,即使发生大规模的主权债务危机,也未必能变成国家的主权危机。

在一些民主国家如果政府不负责任,人民还可以用脚投票,通过选择改换国籍的方式逃避自己的义务。当一个国家的人民选择抛弃这个国家的时候,执政者得到的只不过是不受人民欢迎的政权。这样的政党不可能是长期执政的政党,早晚有一天,人民会用民主的方式推翻政权。

希腊作为民主的发源地,创制了一系列民主价值观念,也形成了一系统现代民主规则。在这样的国家,每个人都可以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这是希腊最大的宝贵财富。既然希腊人民选择了左翼政党组建政权,那么,他们就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对其他国家来说,当然希望选择一个“负责任”的政党,加快偿还债务的步伐。但是,对于希腊人民而言,如果这个政党给人以希望,并且作出明确的承诺,那么,为什么要抛弃这个政党呢?

现在希腊全国正在不断地凝聚共识,政府的决策效率可能会逐渐提高。对于希腊这样一个已经失去了货币发行权的国家而言,紧缩财政开支是他们唯一的选择。除此之外,希腊政府还可以充分利用现有的资源,不断地创造财富,并且发挥自己的民主优势,与其他国家进行主权债务谈判,以争取最大限度地维护希腊的利益。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希腊政府以公投的方式,使自己走出了十分尴尬的境地。希腊政府未来将会面临更大的困难,但是,只要有广泛的民意基础,那么,希腊政府就可以从容应对。希腊总理并不打算长期执政,只要能在自己的任期内,让希腊人民生活继续下去,那么,希腊总理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分析研究希腊的政治经济学,一方面要看到现代政治经济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也要看到现代民主国家在民主表决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希腊政府通过公投方式把国内的问题外部化,巧妙地摆脱了政治上的危机,但是,对于希腊政府而言,要想真正解决问题,还必须提出系统性的解决方案。不过,现代民主的特征决定了希腊政府不可能提出长远的打算,这不是因为他们缺乏战略眼光,而是因为他们必须应付周期性的大选。

(作者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文章转自联合早报)

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乔新生:希腊的政治经济学

关键词:

最火资讯